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疫情之下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发明了“宅家舞”来

作者:竞博官网 发布日期:2020-11-19 22:21



  曾几何时,广场舞成为脚尖上的中国特色,也成为众多中年人的专属舞台。夜晚是最合适的时刻,挑上一处空旷的广场,放上一首欢快的音乐,就如开启了一个奇妙的磁场,中年大妈们开始跟着音乐跳动。她们或有组织,或只身随音舞动,这是她们欢乐的时刻。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封闭了城市,也封闭了每个舞者的心。不少中年大妈不得不放弃外出,留在家中。没有了广场舞,她们的娱乐生活是否有所改变?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个中年大妈,讲述她们的故事。

  晚上七点半,整理好洗净的碗筷,55岁的夏玲换上一套运动装,一手握住健身球,开始准备跳健身球舞蹈。随着音乐响起,她右腿迈出一步,双手向前抬起,再往回收,摆出给力的手势,一、二、三她一甩手,让健身球在空中甩出漂亮的弧度……

  夏玲住在南山区蛇口街道东角头社区,曾是一名小学教师,五年前,她退休回归悠闲的生活。退休后,她反而有些不自在。在海境界消防门口附近散步时,她经常看到年龄相仿的妈妈们聚在一起跳广场舞,久而久之,她也被广场舞队伍欢乐的气氛感染,主动加入跳广场舞的行列。

  开始跳广场舞之后,夏玲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交际圈子也不断扩大,她还和一起跳广场舞的朋友们去报了老年大学幸福学堂的舞蹈课,跟着专业的舞蹈老师学习。

  今年1月中旬,很多人要准备回家过年了,广场上大妈们跳广场舞的身影越来越少,夏玲和她的伙伴们约好年后再凑到一起,把没学完的舞蹈继续学完。可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她们的广场舞活动不得不暂停了。

  从大年三十开始,夏玲一直宅在家里,原定于年初二回老家的行程也取消了。但宅在家里的夏玲没有闲着,每天吃完午饭,她就戴着耳机听书,边听边在家里来来回回地走,从门口经过饭厅、客厅走到阳台,再沿着原路线返回。晚饭后,她就打开微信群,跟着老师们发的舞蹈视频练习舞蹈。

  在这个叫学堂舞蹈班的微信群里,舞蹈老师会发布自己录制的教学视频,呼吁学员们录制视频在群里打卡,督促大家在疫情期间也坚持锻炼。有的学员很是积极,学会之后,让家人帮着录制视频,发到群里,夏玲每天也跟着老师的视频坚持在家里练习跳舞。在群里,大家除了分享跳舞,还晒出自己做的美食,由于长期宅家里,不少人还开发出新的菜式,让家人一饱口福。

  夏玲有很多跳广场舞时买的舞蹈道具,比如健身球、柔力球、可乐球、团扇、腰鼓,这些道具可以帮助她们更好地活络筋骨、锻炼肌肉力量,学习不同的舞蹈减缓脑部的退化速度、起到保健大脑的效果。

  自己一个人在家跳其实特别没劲,还是喜欢跟大家一起跳广场舞的感觉。夏玲期盼着疫情能早日过去,这样,自己又能和伙伴们一起跳舞了。

  64岁的漆重苍是南山区蛇口街道东角头社区金枫健身协会广场舞团队的领舞,平日里,广场舞成员们都亲切地称呼她为漆老师。漆重苍小时候没有正式地学习过舞蹈,直到四十多岁时,她才真正接触舞蹈,并将舞蹈作为自己坚持一生的爱好。

  漆重苍表示,大家跳广场舞的时间比较固定。周一到周五的早晨,很多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送孙子、孙女上学,所以,八点她们的锻炼时间才开始。周末两天,大妈们则七点就到广场上了,她们需要在小孩起床之前完成自己的晨练活动,跳完舞顺路买点菜回家,给小朋友们做早饭,正好是孩子的起床时间。

  平常,漆重苍会带大家练习全国第二套健身腰鼓《安塞腰鼓》、全国第八套健身秧歌《盛世秧歌》和深圳市的健身秧歌《深圳秧歌》。她总是自己先学会这些广场舞,再教给广场舞队伍的队员们。大家统一动作后再跳,尤其富有美感,遇到基础差、学得慢的队员,她也会认真指导她们,帮忙纠正队员的动作。

  漆重苍带领广场舞团队金枫健身参加南山区第二届腰鼓比赛

  最近几年,漆重苍经常带领团队参加大大小小的活动。去年11月,她带领16人的广场舞团队金枫健身在南山区第二届腰鼓大赛获得了优胜奖。今年疫情发生后,东角头社区下达通知,建议大家居家隔离,不要外出。考虑到疫情防控的要求和大家的安全问题,原来的参赛的计划便暂时搁置了,但漆重苍依旧在群里积极地动员大家加强锻炼。她将以往跳舞时录制的视频发给大家,号召大家在家每天运动一小时。

  疫情期间,漆重苍非常重视体育锻炼和科学膳食,她认为,只有提高身体的免疫力,才能够更好地抵抗病毒的侵袭。家里地方不大,她就在家里的客厅里做简单的运动。她每天会把基本功练一遍,压腿、跳跃运动、扩胸运动……这些对她而言,都不在话下。漆老师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外孙,为了调动他们的运动积极性,漆老师便陪他们玩传皮球的游戏,看着小朋友们玩得津津有味,她也非常高兴。

  今年70岁的谢申芳是南山区蛇口街道渔一社区芳名舞蹈队队长。2015年,谢申芳退休后搬到栖游家园,因自己喜欢跳舞,就组建了一支舞蹈队。一开始是和两三个好朋友一起跳,后来周围的人看到,便想加入。因为想要培训大家参加演出,谢申芳从中挑选一些有基础的、或者是长期居住在小区里的人,舞队逐渐壮大,现在共有18名成员。

  以前每天晚上8点,她会和队员们在小区楼下广场排舞练舞,一练就是一个多小时,每个人都精神抖擞,认真练习。芳名舞蹈队曾多次在南山区各个社区进行演出,其中舞蹈《祖国颂》还曾获得深圳南山区电信广东 iptv第二届广场舞大赛金奖。

  疫情发生后,舞蹈队再也没有排练过,现在虽然深圳疫情控制得不错,我们也敢出门走动了,但是还是害怕接触传染。不过谢申芳也没有停下来,除了时不时去楼下散步,伸展筋骨,疫情期间,她还在家下载糖豆广场舞软件,跟着里面的视频自学了好几个舞蹈,准备等疫情结束了教队员们跳。

  由于芳名舞蹈队队员们平均年龄60多岁,都不太会使用手机的运动软件,就只能在家跟着视频学舞蹈。现在,我在网上看到有适合大家跳的舞蹈视频,就会发在群里给队员们先看一下。但有些队员光看视频学不会,加上每个队员的舞蹈动作都稍有不同,走位也需要现场安排,所以现在没办法在网上教她们。谢申芳说。

  如今,大家在群里除了聊聊彼此的近况,最多的就是转发和疫情相关的新闻,什么时候能再聚在一起跳舞成为了群里彼此心照不宣的愿望。

竞博官网